道德经第四十章,万物生于有,有生于无,天人之际皆出于此!

反者道之动;弱者道之用。

天下万物生于有,有生于无。

【注释】:

[1]反,有相反、返归二意。二意相通:反于世界,返归于道。详见第三部一章一则”反”。

【翻译】:

相反,是道的运动所在。柔弱,是道的力量所在。

天下万物都生于实有,实有出自虚无。

本章只有四句话,但这四句话全是干货,没有形容没有比喻,直接开门见山。

其实这四句话在前面的章节中都有过不同层面的陈说,这次放在一起集中展示,更有一种循序渐进、铿锵有力的节奏感,所谓大象之象不外如是!

先看第一句,也就是第一个层次,反者道之动,也就是说返复、循环往复是道的的运动形式,这句话从矛盾对立和相互转化的角度来看肯定是对的,只是在实际运作中却可能不会太容易。

其实这一句跟第三十六章的“将欲取之,必固予之”意思一样,只不过是更抽象、更广泛,可以应用到更多的方面。

之所以说它在应用中不太容易,还是因为见效时间的问题,如果应用在天道上,茫茫宇宙自然无所谓一时的得失和胜负;但是如果应用到人世间,时间将会是一个大问题。

第二个层次,柔弱是道的作用方式,这句话本身也没什么问题,只不过放在天道上运用,会更显其春风化雨般的作用,而如果要应用在人世间,则需要时间的加持,焦急不得。

当然,柔弱本身还有示弱、深藏不露的意思,可以尽可能的保全自己,所以把它排在第二个层次。

第三个层次,天下万物都从最原始的“实有”中产生,这个层面更进一步,用天道和人道的视角来看,都是正确的。

参看我关于第一章的解读,有是“最开始最原始的实有之物,是天地万物形成时的初始状态,也应该是茫茫天地万物所共有的通性和相同点,或者说规律性”,用来解释天道没问题。

如果在人世间呢,可以把这个“有”当做你的核心能力、核心竞争力,然后由这个核心能力生发开来,可以建立团队建立组织,有时机缘巧合的话,甚至可以乘势而为建立一个国家。

刘邦的核心能力是能忍、坚韧,所以借秦末天下大乱的势有了自己的队伍后,仍能低下头来接受项羽的封号,屡次败给项羽也永不言弃,这才有了最后垓下一战的反败为胜。

第四个层次,而“实有”则产生于无法感知的混沌世界,这个无中生有确实比较难,描述难、理解难,在现实中的操作也难。

从天道上来说,牵涉到宇宙大爆炸等难解之谜;回归到人世间,从无中开创出一片天地,从无中打造出一份事业,无疑要比从有中生出万物要难,所以把这个层次归结为最高的一个层次。

这里先不说茫茫天道,就说在现实里无中生有吧,其实很难一点基础也没有的无中生有,只能在各方面条件都具备的时候因势利导、借势而为,才能艰难开创出那一点非比寻常的“有”来。

这里也不做过多解释和引申,就用大家都熟知的三国举个简单的例子。

魏国的奠基者曹操可以说经历过两次无中生有的际遇,一是从无兵到有兵,曹操在陈留起兵,拥有了属于自己个人的军队;二是从无权到有权,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,使自己拥有了对汉朝整个天下的发号施令权,这两次从无到有的经历,也使曹魏集团牢牢占据着汉朝末年以至三国时期的主动权,可以说是非常厉害的无中生有了。

东吴和西蜀在经历上也大致相差不多,只是少了汉朝政府的发号施令权,所以在三方的混战中始终低曹魏及后续的司马政权一头,这也是时势使然,人力不可逆天的体现了。

最后总结一下,这四句话其实是老子哲学的四个根本层面,其中反者道之动是基础,然后依次递进,最后一句无中生有则是升华,很难单纯靠人力操作,必须要靠天时地利人和综合作用才能实现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